• 专家:美方一意孤行 必将损人害己 2019-10-14
  • 山西打造“互联网+”科技扶贫模式 2019-10-04
  • 中国文化,对后殖民主义说“不” 2019-09-30
  • VAR技术再抢镜 瑞典队1-0点杀韩国 2019-09-30
  •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9-09-24
  • 8旬老太遭儿子逼迫贩毒:三名儿子已被通缉 2019-08-20
  •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2019-08-20
  • 戏曲进校园 宣传十九大又传承民族文化 2019-08-05
  • 长治全省率先发布人才落户新政 2019-08-05
  • 北京现代ENCINO领衔 老爸心仪座驾推荐 2019-07-27
  • 中国智能家居趋势报告发布 2019-07-27
  • 吉林省首届艺术节拉开帷幕 2019-07-02
  • 牵手中东,日照谱写“开放活市”新篇章 2019-07-02
  • 乐安一医生工作时抽烟睡觉骂人失医德 被责令检讨罚款通报长记性 2019-06-30
  • 要有传承,但重在创新。这样才不会被历史的进步所淘汰。 2019-06-25
  • qq飞车手游a车获取: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四十三章 (海明威)

    qq飞车手游美化包 www.xuyr.net 丧钟为谁而鸣 - 海明威 最新章节 第九阅读网欢迎您!本站域名:"www.xuyr.net",很好记哦!qq飞车手游美化包 www.xuyr.net 第九小说阅读网
    强烈推荐: 罗亭 无名的裘德 质数的孤独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条军规 好兵帅克 邦斯舅舅 梦的解析 草叶集 战争论 全球通史 物种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丽塔 十日谈 天路历程 套中人 静静的顿河 茶花女 双城记 悲惨世界 百年孤独 圣经 红与黑 君主论 偷影子的人 少年维特的烦恼 时间简史 饥饿游戏 苏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盖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啸山庄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心灵鸡汤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雾都孤儿 廊桥遗梦 昆虫记 简·爱 基督山伯爵 丧钟为谁而鸣 堂吉诃德 牛虻 最后一个莫希干人

     但杜瓦尔没听到他的话。他拿了话筒坐在桌边,听到的只是飞机的隆隆声,这时他想听这些轰炸机飞来的势头,也许这―次能把他们全都炸光,也许我们能突破,也许他将得到他所荽的后备军,也许这次机会来了,也许这次能成功。干下去吧。来吧干下去吧。隆隆声大得使他听不到自己正在想的话了。“罗伯特‘乔丹在公路和桥上方的山坡上,伏在一棵松树后面,看着天色亮起来,他总是赛欢一天中的这个时刻,现在仔细看着,觉得心里也在亮起来,仿佛自己就是太阳升起前天色渐明的一部分,那时候,随着白天来临,有形实体变得晦暗,空间变得明朗,在夜里照耀的灯光变成黄色,接着消失。他下面的一棵棵松树这时显得明确而清晰,树干坚实,呈黄褐色,公路上蒙着一层薄雾,泛着白光。路水沾湿了他,林中地面柔软,他感到掉在地上的褐色松针在胳膊肘的压力下往下陷。他透过河床上升起的轻雾,看到下面那笔直而坚挺的钢铁桥梁架在峡谷上,两堠各有一座木制岗亭。但在他看来,笼罩在河上的迷雾使那座桥的禊样显得象蜘蛛网般细巧。

    他看到哨兵正站在岗亭里,弯着腰,双手在用打了洞的火油桶做成的火盆上取暖,背对着外面,披着毯子式的披风,头上戴着钢盔。罗伯特,乔丹听到下面山岩间潺潺的流水声,他看到岗亭里升起一缕淡淡的轻烟。

    他望望手表,心想,不知道安德烈斯是否越过防线到了戈尔兹那儿如果我们打算炸桥,我要十分缓悝地呼吸,让时间过得慢些,好好儿体味体味。你看他,安德烈斯,送到了吗?如果他送到了,他们会取消进攻吗?他们来得及取消吗?这是什么话!别发愁啦。他们可能取消,也可能不取消。再没有第三种可能,你很快就会知道。说不定进攻能成功。戈尔兹说能。有这种可能。把我们的坦克颃着那条公路开去,部队从右翼突玻,下山直冲过拉格兰哈,山上的整个左翼转入进攻。为什么你竟不想想怎样去打胜仗呢?你处在防御地位太久,所以想不到这个了。没错儿。但那是法西斯武器装备开上这条公略之前的情形,飞机飞来之前的情形。别那么天真啦。但是记住这一点。”只要我们能把他们牵制在这儿,我们就能困住这些法西斯。他们在消灭我们之前,不可能进攻别的地方,而他们永远不能消灭我们。要是法国人肯帮点忙,要是他们不封锁国塊’要是我们能得到美国的飞机,他们就永远不能消灭我们。永远不餌,要是我们能得到支援的话。这些人如果好好地武装起来,将永远战斗下去。

    不,你千万别指望在这里打胜仗,也许在几年之内指望不到。这不过是一次牵制性进攻。你现在不能对此抱幻想。也许今天我们能突破敌人的防线呢?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大规模攻势。要清醒地看到力量对比,不过,如果我们打胜了又怎样呢?别激动,他对自己说。别忘了公路上运过什么武器装备。关于这个情报,你已尽力而为。然而,我们应该有轻便的短波通讯设备。到时候我们会有。我们现在还没有。现在你只能注意观察,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今天只不过是从现在到未来所有日子中的一天。但是在未来所有的日子中,好好坏坏全取决于你今天的作为。今年开始以来都是这样。这个样子已经有不知多少次了。这次战争弁始以来都是这样。他对自已说,在这清胜,你变得多浮夸哬。瞧,有什么人来了。

    他看到两个穿毯子式披风、戴钢盔的哨兵在公路上拐了个弯,胡桥头走来,肩上挎着步枪。一个在桥的那一端停下来,走进岗亭不见了。另一个踏着沉重缓慢的步子跨过桥来,他在桥面上站停了,向河谷里唾了一口,然后悝吞吞地走到桥的这一端,这边的哨兵跟他说了些话,就返身从桥上走回去。这个下岗的哨兵走得比另一个快〈罗伯特’乔丹想。”因为他要去喝咖啡》,‘可是他也朝河谷里唾了一口。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迷信行为?罗伯特。乔丹想。我也得朝河谷里唾上一口,要是到时候我唾得出口水的话。不。这不可能是什么灵丹妙药。这起不了作用我走上桥面之前,必须证明这是起不了作用的。

    刚上岗的哨兵走进岗亭坐下了。他的上了剌刀的步枪斜靠在墒上。罗伯特,乔丹从衬衣口袋里掏出望远镜,调整目镜焦距,直到桥的这一墙显得轮廓分明,看清了漆成灰色的铁桥。他接着把望远镜对准岗亭。

    哨兵背靠墙坐着。他的头盔挂在木钉上,脸显得清清楚楚。罗伯特、乔丹看出这个人就是前两天下午他来侦察时值班的那个哨兵。他还是戴着那顶绒线帽。他没有刮脸。他脸颊凹陷,颧骨突出。他长着毛茸茸的眉毛,眉字间连在一起。他显得很困乏,罗伯特-乔丹打蠹着他,看到他在打呵欠。他接着掏出烟荷包和一盒卷烟纸,卷了一支烟。他用打火机打了几下,没打上,结果把它放进衣袋,走到火盆边,弯下腰,从火盆里取出一块炭,在一只手中挥挥,一边往上面吹气,接着点燃了卷烟,把炭扔回火

    罗伯特-乔丹透过蔡斯八倍望远镜观察他靠在岗亭墙上抽烟时的脸。他放下望远镜,合拢在一起,放进衣袋。我不要再看他了,他对自己说。

    他伏在那儿望着公路,试图什么也不想。一只松鼠在他下面一棵松树上吱吱地叫,罗伯特-乔丹看它顺着树干往下爬,半路上停了一下,扭头张望那注视着它的人。他看到松鼠的眼睛又小又亮,尾巴激动地抖动着。它用小小的爪子和巨大的尾巴在地上跳远似地蹦跳着,珧上了另一棵树。它在树干上回头望望罗伯特‘乔丹,接着在树干上绕了一囷,消失了踪影。罗伯特-乔丹接着听到松鼠在一根髙枝上吱吱地叫,他望着它平伏在树枝上,尾巴抖动着。

    罗伯特‘乔丹又穿过松树之间俯视着岗亭他艮想捉住这只松鼠栽在衣袋里。他很想有一样可以触摸的东西。他用胳膊肘擦擦松针,但那是另一回事。谁也不知道在干这种事时你有多孤独。我可知道。但愿兔子能顺利地摆脱这个处境。现在别想这个啦。对,当然。但是我能这样希望,我确实也这样希望。希望我好好地把桥炸掉,希望她順利脱身。好,当然。只要这样。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他伏在那儿,不再望公路和岗亭,转而望着对面的远山。他对自己说。”你什么也别想了。他静静地伏在那儿,注视着早晨来临。这是个晴朗的初夏早晨,在五月底,早晨是来得很快的。有一次,有个穿皮外衣、戴皮头盔的摩托车司机,左瞄边挂着一支有枪套的自动步枪,驶过那座桥,顺者公路朝上驶去。有一次是一辆救护车驶过了桥,在他下面经过,顺着公路朝上驶去。这是全部动静。他闻到松树的香味,他听到河水的声响,这时桥在晨曦中显得淸楚而美丽。他伏在松树后面,手提机枪横放在左前臂上,再也不对岗亭望一眼,以为看来这次攻势决不会发生了,在这么一个可爱的五月底的早晨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情,如是隔了好久,他才听到突如其来的接连不断的砰砰的炸弹声

    罗伯特、乔丹一听到炸弹的爆炸声,不等山间响起隆隆的回声,就深深地吸了口气,拿起手提机枪。他的手臂由于机枪的重压而觉得铒硬,手指麻木得不大灵便了.

    岗亭里的哨兵听到炸弹声就站起身来。罗伯特-乔丹看到他伸手去拿步枪,从岗亭里走出来倾听。他站在公路上,阳光照在他身上,他头上斜戴着绒线帽,他抬头朝天空中飞机正在投弹的方向望着,阳光照射在他那没刮过的脸上。

    公路上这时没有雾,罗伯特‘乔丹清楚而鲜明地看到哨兵站在公路上仰望着天空。阳光透过树丛照亮了他的身子。81。

    罗伯特-乔丹这时觉得自己呼吸紧迫,仿佛有一困铁丝捆住了他的胸脯。他稳住了胳膊肘,觉得有椎纹的前枪把紧顶着自己的手指,他把这时已落入表尺缺口内的长方形准星对准那哨兵的胸膛中央,轻轻地扣动了扳机。

    他感到枪托迅逮、滑溜、痉挛地撞在自己的肩头上,公路上的哨兵显得吃惊而痛苦,双膝一软向前倒下,前额磕在路面上。他的步枪掉在他身旁,一只手指还勾在扳机护困里面,手腌向前曲着。步枪掉在公路上,枪上的剌刀指向公路前方。罗伯特,乔丹的目光从这低垂着头躺在公路上的哨兵,转向桥和另一端的岗亭。他看不到那另一个哨兵,就顺着右下方的山坡望去,他知道奥古斯丁就埋伏在那儿。接着他听到安塞尔莫开枪了,枪声从河谷里传来回声。接着他听到安塞尔寞又开了一枪。

    随着第二声枪响,桥那一端公路拐角处传来砰砰的手榴弹爆炸声。接着这边公路左方远处传来手楠弹爆炸声。接着他听到这边公路上的步枪声,从那边公路上传来巴勃罗那支骑兵用的自动步枪的达达声,和手榴弹声杂在一起他看到安塞尔莫顾着陡峭的山路爬下,朝桥的那一端冲来,就把手提机枪挂上肩头,提起松树后面的两个沉重的背包,一手提一个,背包沉得使他觉得肩膀上的肌腱都要被拉出来了。他蹒珊地冲下陡峭的山坡,来到公路上。

    他一边飞奔,一边听到奥古斯丁在叫喊。”干得好,英国人。干得好明"他想千得好,亏你说的,干得好!”正在这时,他听到安塞尔莫在桥的那一端开了一枪,枪声在钢梁之间回响。他趙过躺在地上的哨兵,晃着背包奔上了桥。老头儿一手提着卡宾枪,向他跑来。“平安无事。”他喊着。“没出差错,我不得不找补一枪,让他死绝。”

    罗伯特"乔丹跪在桥中央,打开背包,取出他的东西。他看到眼泪从安塞尔莫脸颊上挂到花白的胡子茬上,直朝下淌。

    “我也杀了一个。”他对安塞尔莫说。“我也杀了一个。”朝匍匐在桥这头公路上的哨兵甩了一下头。

    “是啊,老弟,是啊,”安塞尔莫说。“我们非杀他们不可,所以就杀了。”

    罗伯特,乔丹爬到桥面下的梁拄之间。他握住的钢梁上有露水,叉冷又湿。他小心翼翼地爬着,感到阳光照在背上他在一根桥桁上站稳了,听到下面哗哗的流水声,听到枪声,听到公路上段的哨所那边枪声大作。桥下很阴凉,但这时他汗流浃背。他一条臂上挽着一圈铜丝,手腕上绕着的一拫皮带上挂着一把钳子。

    “把炸药包一个个往下递给我,老头子。”他向上面的安塞尔莫喊道。老头儿在桥边探出半个身子,把长方形的炸药包递下来,罗伯特-乔丹伸手接住,用力塞在桥梁下他要放的地方,一包包紧紧排好,用锎铨扎住。“楔子,老头子给我楔子”他把-只只楔子轻轻敲紧,使炸药包牢固地嵌在钢梁之间,闻到了新削的木楔的新鲜木头香。

    他忙着安放炸药,塞紧,加楔,用铜丝绑牢,一心只想着炸桥,迅速而熟练地干着,仿佛在做外科手术,这时听到下段公路上响起了一阵连续不停的枪声。接着是一枚手描弹的爆炸声。接着叉是一枚,在流水声中轰的一响。然后那个方向寂静无声了。“妈的。”他想。“不知道他们挨到了什么打击。“公路上段的哨所那边仍有枪声。枪声真他妈太多了。他把两枚手摘弹并排放在扎紧的炸药包顶上,把铜丝绕住手梅弹上的凹纹,这样它们可以被绑得结结实实,最后用钳子把锎丝拧紧。他摸摸所有的炸药包,为了更牢固起见,在手榴弹上面轻轻敲进一个木楔,使整个炸药包抵紧在钢梁上。

    “现在到另一边去,老头子。“他向桥面上的安塞尔莫喊道,穿过桥架爬到桥的另一边,心想,好象人猿泰山在钢材林里啦。他接着从挢下的阴影里探出头来仰望,下面是滚滚淹水,他伸手去接从上面递给他的炸药包,看到了安塞尔莫的脸。他想,多善良的脸明。现在不在哭。这样才好呢。桥一迈已安放好了。现在把这一边搞好就完事了。这能把桥炸得稀巴烂。得了。别激动。干吧。干得干净利落,就象那边一样。别毛手毛脚。慢慢儿来。别勉强地干得太快。现在你不会失畋了。现在谁也阻挡不了你把桥的一边炸掉啦。你干得正如你应该干的那样。这是个阴凉的地方。天啊,阴凉得象个酒窖,而且没有脏东西。石桥下面往往都是脏东西。这是一座理想的桥,一座刮刮叫的理想的桥。处境危险的倒是在桥面上的老头子。别勉强地干得太快。但愿公路上段的射击就结束。“给我些楔子,老头子,“那些射击可不妙。比拉尔在那儿碰到麻烦了。哨所里肯定有些人当时在外面。在后面,或者在锯木厂后面。他们仍在射击。那就意味着锯木厂里有人。那些该死的锯末。一大堆大堆的锯末。锯末干后压得很实,躲在后面打枪是个好掩护。他们一定还有好几个人。巴勃罗在下面公路那边一无动静。我不知道第二回突然打枪是怎么回事。准是开来了一辆汽车或摩托车。上帝保佑,开来的别是装甲车或坦克明。继续千吧。尽快放好炸药,插紧木楔,好好绑紧。你索索发抖,象个该死的女人。你到底怎么啦?你想仓伲了事。我敢打赌,在公路上段的那女人不在发抖,那个比拉尔。也许她也在发抖。从枪声听来,她碰到的麻烦可不少。如果受不了,她也会发抖,就象他妈的任何人一样。

    他从挢下探身到阳光里,伸手去接安塞尔莫递给他的东西,他的头离下面的淹水声远了一点,这时公路上段的枪声突然增多,接着又是手棺弹的爆炸声。更多的手榴弹爆炸声。“这样看来,他们在袭击锯木厂。”

    他想,幸亏我的炸药是成块的,不是条状的。那又怎么样?只不过整齐些罢了。然而满满一帆布袋的冻状炸药作用要更快些。两袋。不,一袋就够了。但愿我们有雷管和那旧的引爆器就好了。那婊子养的把我的引爆器扔到河里去了。那只旧龛子曾到过多少地方啊。他就扔在这条诃里。巴勃罗这杂种。他刚才在下边狠狠地打敌人呢。“把那东面再给我一些,老头子。”

    老头子干得很不错,他在上面的处境可不妙。他不乐意杀那个哨兵。我也不乐意,但我当时没有考虑。现在也不考虑。你不得不那样干。安塞尔莫把那哨兵打残了。我知道被打残的人的情形。我想用自动武器杀人要轻松些。我是指对开枪的人来说,那可不一样。一扣扳机就行了,人是枪杀的,不是你杀的。把这个问题留到别的时候去想吧。你和你的脑袋啊。你有一颗不错的会思想的脑袋,老乔丹啊。冲啊,乔丹,冲?、僖郧按蜷祥?,你抱着球飞奔的时候,他们老是这么喊。你知道喝,那条该死的约旦河实际上并不比下面那条小河大多少。你指的是约旦河起源的地方。任何事物的起源都是这样的。在这儿桥下面有块小地方。这是远离家乡的家。得了,乔丹,振作起来吧,这是严肃的事儿,乔丹。你难道不明白?严肃的??墒导噬献苁乔费纤?。瞧瞧河对面。干吗呀?现在无论她怎么样,我都行。缅因州完了,国家也就完了。①约旦河完了,该死的以色列人也就完了。我指的是桥啊。那么乔丹完了,该死的桥也就完了,其实应该倒过来说,

    ①此处原文为。1,?1“11,。11~是一支黑人灵歃的名字,意为'奔流啊,约旦河,奔流啊。”乔丹的姓和约。河名在英语中为同一个询,所以同学们傲用这畎名来为他助成。美国南部种植园里的黑奴,一代代受到基督教的彩响,在他们抒发心中悲愤的灵歌中,往往采用《圣经》中的典故。由于上帝许给犹太人的福地就在约旦何边,故灵歌中常引用它来象征苦难中的黑人所值慊的自由土地

    “把那东西再给我一些,安塞尔莫老伙计,”他说。老头儿点点头。“差不多摘好了,”罗伯特‘乔丹说。老头儿又点点头。

    他在桥下面快扎好手榴弹的时候,不再听到公路上段的枪声了,他干着,干着,忽然只听到小河的流水声了。他低头看到下面的河水流过漂石,激起白色湍流,然后泻入一泓淸水,水底布满着小石。他刚才掉落的一个木楔在流水中打转。他看着看着,只见一条鳟鱼浮上水面,在追赶一只虫子,在靠近木楔打转的地方游了一圈。当他用钳子纹紧扎住那两枚手榴弹的锎丝时,他从铁桥钢梁之间看到那绿茵茵的山坡上的阳光。他想,三夫之前那里还是褐色的呢。

    他从桥下阴凉的暗处探身到明亮的阳光中,冲着伸出头来的安塞尔莫叫道,“把那一大扎漆包线给我。”老头儿把它递了下来。

    看上帝面上,眼前千万不能弄乱这卷漆包线。要用它来拉响手榴弹。但愿你能把它穿进去。罗伯特-乔丹摸着手榴弹上卡住能使弹簧杆反弹出来的拉环的开尾销,这时他想,但是,有了你正在用的那段长铜丝,就行了。他仔细看看,側绑着的那两颗手榴弹边留有足够的空隙,在拉出开尾销时弹簧杆能弹起来(绑手榴弹的锎丝是从弹簧杆下面绕过去的、接着他把漆包线的一端系在外侧那个手榴弹的拉环上,再拿一段钢丝,一端系在另一穎手榴弹的拉环上,另一端系在这漆包线上,从大卷上放出一段漆包线,把这大卷绕过一根钢桥桁,朝上递给安塞尔莫,说,“。”小心拿着他爬上桥面,从老头儿手里接过漆包线卷,身子探出在桥的―边,一面放线,一面尽快倒退着走向那哨兵倒毙的地方。

    ①这是一八八八年左右美国政界流行的一句蓽言‘

    “把背包拿过来,”他倒退走着,对安塞尔其大声说。他一路上俯身拾起手提机枪,重新挎在肩上。

    这时他抬头不再注视着放线,远远见到有几个人从高处的哨所那儿在公路上往回走。

    他看到他们一起四个,接着不得不注意漆包线,免得被桥边上的钢架勾住。诶拉迪奥没有跟他们一起回来。

    罗伯特,乔丹放线走过桥头,在最后一根桥柱上绕了一睡,就在公路上径直奔到一块石路标边停下来。他剪断漆包线,递给安塞尔莫。

    “拿住了,老头子,”他说。“现在跟我回到桥上去边走边把这线带上桥。不?;故俏依窗?。”

    一到桥上,他把电线从桥柱上绕回来,这样,它就一直沿着桥边直通到手榴弹的环上,没有任何勾挂他把电线的这一端递给安塞尔莫申

    “拿着这个回到石路标边去,”他说。“轻轻拿住,可是要抓紧。别在上面使劲。只要使劲一拉,桥就爆炸。明白吗?”“是。”

    “手里用力要小,可是别让电线荡下,免得勾住。轻巧地拿稳了,不到肘候别拉。明白吗?”

    “要拉的时候,就老老实实地拉。别抖动。”

    罗伯特-乔丹一边说话,一边望着公路上段比拉尔一伙里剩下的人。他们这时已走近,他看到普里米蒂伏和拉斐尔扶着费尔南多??囱?,他腹股沟被子弹击穿了,因为他两手按在上面,那汉子和小伙子一边一个架着他。他们扶着他走,他的右腿拖在地上,鞋帮在路面上刮着。比拉尔拿着三支步枪,正在爬上山坡进入路边的树林。罗伯特’乔丹看不清她的脸,但她正抬着头尽快地爬着。

    “情况怎么样?”普里米蒂伏大声说。“好。我们差不多完成了,”罗伯特-乔丹大声回答。没有必要问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他扭头望着别处,那三人到了公路边。他们企图把费尔南多扶上坡来,可是他摇摇头。“就在这儿,给我一支步枪。”罗伯特-乔丹听到他哽塞着声音说。

    “不,伙计。我们要把你扶到马那儿去。”“我要马有什么用?”费尔南多说。“我在这儿很好嘛。“罗伯特-乔丹没听到其余的话,因为他正在对安塞尔莫说话。

    “坦克来了就炸桥。”他说。”但要等它们开到桥面上才炸。装甲车来了也炸桥,要等它们开到桥面上。别的人马车辆巴勃罗会阻击的。”

    “你在桥下我不炸。”

    “别考虑我。有必要,你就炸。我缚好另一条电线就回来。那时我们可以一起炸桥。”他拔脚朝桥的中部奔去。

    安塞尔莫看罗伯特,乔丹奔上桥面,手臂上挽着那卷漆包线,一只手腌上挂着把钳子,背上挎着手提机枪。他看他从桥栏杆下爬下去,不见了。安塞尔莫用一只手,右手握着电线,知匐在石路标后面,职着公路朝桥望。在他和桥之间躺着那个哨兵,这时他的身子更紧密地貼在公路上,阳光直射在背上,他紧紧貼住平坦滑溜的路面。他的步枪掉在公路上,上面的刺刀直指着安塞尔莫。老头儿目光越过哨兵,顺着那笼罩在桥栏杆阴影中的桥面,望到公路沿着河谷向左拐弯,然后消失在峭壁后面。他望着那一端的岗亭上照耀着阳光,接着想到手里拿着电线,就转过头来望费尔南多那儿,他正在跟普里米蒂伏和吉普赛人说话。

    “让我留在这儿吧,”费尔南多说。“伤口痛得厉害,里面在大出血。我一动就觉得。”

    “我们把你抬上山去,”普里米蒂伏说。“把胳膊挽在我们肩上,我们抱住你的腿。”

    “这没有用,”费尔南多说。“把我扶到一块岩石后面去。我在这儿跟在上面一样可以干。”

    “可我们走了以后呢?”普里米蒂伏说“让我留在这儿。”费尔南多说。“我这样根本不可能跟你们一起上路了。这样可以多出一匹马来。我在这里很好。敌人一定马上要来了,“

    “我们能把你带上山去。”吉普赛人说。“很容易。”自然,他和普里米蒂伏一样,迫不及待地想马上离去,然而他们已经把他扶到了这儿。

    “不,”费尔南多说。“我在这儿很好。埃拉迪奥怎么样了?”吉普赛人用手指指脑袋,表示头上中了弹。“打在这里,”他说。“在你挂彩之后。在我们冲锋的时侯。”“别管我了。”费尔南多说。安塞尔莫看得出,他痛苦得很。他这时两手按住小肚子,脑袋向后靠在山坡上,两腿直挺挺地伸在前面。他脸色灰白,在出汗。

    “帮个忙吧,现在请别管我了,”他说。他痛得闭上了眼睛,嘴唇在抽搐。“我觉得在这儿很好。”

    “步枪和子弹在这儿,”普里米蒂伏说。“是我的吗?”费尔南多闭着眼睛问。“不,你的在比拉尔手里,”普里米蒂伏说。“这是我的。”“我情愿要自己的。”费尔南多说。“自己的使起来顺手些。”“我去把它拿来,”吉普赛人哄他。“拿来之前先用这支。”“我这儿的位置很好,”费尔南多说。“不管从公路还是从桥上来的都看得见。”他睁幵眼睛,掉头望着桥对面,接着痛得又闭上了眼睹。

    吉普赛人轻轻拍拍他的头,用大拇指跟普里米蒂伏做个姿势,表示他们可以走了。

    “我们过后再下来扶你,”普里米蒂伏说,跟在吉普赛人后面开始上山坡,吉普赛人正迅速往上爬。

    费尔南多仰靠在山坡上。他面前是一块剧白的标志公路边缘的界石。他的头在阴影中,但阳光直照在他却塞了纱布、包才好的伤口上,照在他捂住伤口的双手上。他的腿和脚也在阳光中。他身边放着步枪,枪边有三个子弹夹在阳光中闪闪发亮。一只苍蝇在他手上爬,但是在剧痛中他不觉得这微微的搔痒。

    “费尔南多。”安塞尔莫握着电线,从自己獬着的地方对他喊着。他已把电线捎绕成一个小圈,扭紧了,可以握在手心里,“费尔南多!”他又喊了一声。费尔南多睁开眼睛,对他望着“情况怎么样?”费尔南多问。“很好,”安塞尔莫说,“我们一会儿就要炸挢了。”

    “我很髙兴。有事用得着我,叫我好啦,”费尔南多说着又闭上了眼睛,身子里一阵阵剧痛。

    安塞尔莫把目光移幵,向桥面上望去。他等待着英国人把漆包线卷递上桥面,然后从桥边爬上来,他那晒黑的脸和脑袋会接着出现。同时,他还留意着桥对面公路拐弯处有什么动静。他这时一点也不觉得害怕,而且这一整天也没害怕过。他想,情况发展得那么快,而又那么正常。我不乐意枪杀那个哨兵,这叫我很难受,不过现在没什么了。英国人怎么能说枪杀一个人和枪杀野善差不多?打猎的时候我总是兴髙采烈,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头??墒强股比耸刮揖醯煤孟笫窃谛值苊浅ご蟪扇撕蟠蜃约旱男值?。为了杀死他,还得打上好几枪呢。不,别想这个了。这叫人太难受了,你刚才从桥上奔过来时,哭哭啼啼的象个女人。

    这已经过去了,他对自己说,你坷以设法赎这个罪華,就象为杀死其他人赎罪一样。但是你现在已经得到了昨天夜晚拥山回来时所希望的了。你在参加战斗,没什么可感到内疚的。即使我今天早晨就死’也没有关系。

    然后他望着靠山坡躺着的费尔南多,只见他两手捂着放股沟,嘴唇发青,两眼紧闭,在费力而缓慢地嗤着气。安塞尔莫想,我要是死的话,但愿死得痛快些。不,我已经说过,如果今天我能得到我所需要的东西,我就不要求别的了。所以我不提其他要求了。懂吗?我不要求什么。什么都不要求了。只要满足我曾提出的要求,其他我都听其自然了,他听着远处山口传来的枪炮声,就对自己说,今天真是个了不起的日子。我应该明白今天是什么样的曰子。但是他心里并不感到兴奋激动。这种感情已完全消失,心里只有一片宁静。他这时蹲在一块石路标后面,手握绕成一个小阖的电线梢,手腕上也挽着一圈,双膝贴着路边的碎石子,他并不寂寞,也不感到孤单。他和手里的电线成为一体,和桥成为一体,和英国人放的炸药包成为一体了。他和那个仍在桥下操作的英国人成为体,和整个战斗以及共和国成为一体了。

    但是并不感到激动。四下一片宁静,他蹲在那儿,太阳直晒在他的脖子和肩膀上,他抬眼望去,看到髙离的晴空和河对面隆起的山坡,他感到不愉快,然而他既不寂寞,也不害怕。

    山坡上边,比拉尔伏在一棵树后面,注视着从山口通过来的公路。她身旁放着三支子弹上了膛的步枪,普里米蒂伏在她身边蹲下,她递了一支给他。

    “下去,蹲在那儿,”她说。“那棵树后面?;褂心?,吉普赛人,到那边去,”她指指下面另一棵树。“他死了吗?”“没有,还没有,”普里米蒂伏说。

    “真倒霉,”比拉尔说。“如果我们多两个人,就不会出这种事了。他应该爬着绕到那堆锯末后面去的。现在他待的地方好吗?”普里米蒂伏摇摇头。

    “英国人炸桥的时候,碎片餌飞得这么远吗?”吉普赛人从他那棵树后面问。

    “不知道,”比拉尔说。“不过掌握机枪的奥古斯丁比你更靠近。如果太近的话,英国人是不会把他安徘在那儿的。”

    “可是我记得,炸火车的时侯,机车的头灯从我头上飞过去,碎铁片象燕子般乱飞

    “你的回忆多富有诗意啊,”比拉尔说。“象燕子妈的!我看象洗衣作里的锅炉。听着,吉普赛人,今天你表现不错。现在别让恐惧缠住了你。”

    上一篇: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四十二章 --返回目录:丧钟为谁而鸣 -- 下一篇: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第四十四章
  • 专家:美方一意孤行 必将损人害己 2019-10-14
  • 山西打造“互联网+”科技扶贫模式 2019-10-04
  • 中国文化,对后殖民主义说“不” 2019-09-30
  • VAR技术再抢镜 瑞典队1-0点杀韩国 2019-09-30
  • 大学毕业生永远不过剩,这是民族素质问题 2019-09-24
  • 8旬老太遭儿子逼迫贩毒:三名儿子已被通缉 2019-08-20
  •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2019-08-20
  • 戏曲进校园 宣传十九大又传承民族文化 2019-08-05
  • 长治全省率先发布人才落户新政 2019-08-05
  • 北京现代ENCINO领衔 老爸心仪座驾推荐 2019-07-27
  • 中国智能家居趋势报告发布 2019-07-27
  • 吉林省首届艺术节拉开帷幕 2019-07-02
  • 牵手中东,日照谱写“开放活市”新篇章 2019-07-02
  • 乐安一医生工作时抽烟睡觉骂人失医德 被责令检讨罚款通报长记性 2019-06-30
  • 要有传承,但重在创新。这样才不会被历史的进步所淘汰。 2019-06-25
  • 时时彩毒胆五星 十三幺怎么胡 大象时时彩网页版 双色球保本策略 棋牌下载注册送18现金 恒发彩票主页 187极速时时开奖网 pt电子游戏电 二八杠有没有诀窍 时时彩信誉平台排名 北京pk赛车官网登录 国际aa动漫店 赛车彩票官网 pk10投注站老平台 澳客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